鸣笛声响起 外卖小哥下车默哀爆哭:他们值得尊重


杜鸿儒说:“相当于最困难的事情就是,这些数据源都是不同的格式,也可能都是不同的语言,我们需要把各个数据源汇总了,再整理、再清洗成我们需要的格式,然后再上传到这个数据图表中。”

而在全国范围内,长期追踪疫情信息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并没有更新医护人员确诊数据。长期以来被诟病数据迟滞的美国疾控中心,自然也没有相关数据。

其次,统计医护人员感染的数据,还有助于专家规划医疗系统的疫情应对。

美联社介绍称,美国疾控中心建议,如果医生或护士感染新冠病毒但无症状,那么他们可以在3天后返回工作。相较之下,普通人需要在家隔离14天。

如今,这个网站已经成为多国政府高层、公共卫生学者和主流媒体引用最多的疫情数据来源,更新和运营这个网站成了董恩盛的“主业”。

莫里表示,他还需要将多少医护人员照顾病人的问题纳入模型之中,但由于无法获得感染医护人员的数量,他无法做出决定,因此他希望这一情况能够做出改变。“这是非常重要的信息,我会把这些数据,加到我们要求政府提供的其他数据之中。”

其他国家已开始统计这一数据。例如,西班牙表示,至少有12298名医护人员的检测结果呈阳性,占报告病例总数的14.4%,而意大利也有超一万名医护人员感染,约占总病例的10%,因新冠肺炎去世的医生则已超70人。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是美国的一所研究性大学,也是全美最近连续33年来科研经费开支最高的大学,其公共卫生学院多年来排名全美第一。董恩盛、杜鸿儒及团队较高质量的数据成为诸多研究团队进行学术研究的基础,是科学界了解新冠疫情的重要信息来源。

董恩盛的研究方向是疾病模型,也就是用数学模型和计算机代码来解释一些流行病学、公共健康方面的问题,对全球流行病的发展趋势做基本的判断和推测。在今年1月份,新冠肺炎疫情还尚未在全世界范围流行起来时,他就和导师达成一致意见,想要做这样的一份数据地图。

早在去年5、6月份的时候,董恩盛与导师劳伦·加德纳便在一个针对美国麻疹病毒风险性分析项目中做了一个类似的数据可视化地图,当时引来一些美国主流媒体的报道。所以,在技术思路上是比较成熟的,这份新冠肺炎疫情图表也很快就能调试上线。